吳玉茹 ( 保祿六世書院 )

20170207_160843-2

社區領袖學院不只是培訓學員成為「領袖」的計劃,也是提供給我們增廣見聞,關心社會的一個平台。

香港,一處物質豐裕的地方。不單是我,相信有許多人認為只要閑時做做義工、多看新聞就表示自己已盡好公民責任,但這並不代表我們真正明白、透徹了解社會上發生的種種問題。

透過社區領袖學院,我一次又一次接觸社會各個不為人知的一面。課程從保育、環保、貧窮等多角度剖析社會,例如學院所舉辦的西營盤保育導賞團,導賞員帶領我們四處遊走西營盤,遊覽附近的歷史建設,然而一路上卻看見大大小小的新型住宅林立、連鎖式店舖進駐,令那些充滿懷舊特色的建築顯得格格不入;剩菜及塑膠廢料回收的體驗課程揭示了社會的資源浪費,我們到街市收集裝滿剩菜的菜筐回到中心,將剩菜分類後隨即派發予有需要的地區人士;我們也體驗塑膠廢料的回收。雖然體驗課程十分簡單,並不吃力,但卻反思到我們的行為如何引致香港的社會現況。

到底在社區發展的同時,我們作出甚麼犧牲以換取香港今時今日的繁榮?為了經濟可以迅速發展,大型發展商收購街道物業,附近的小店主承受不起地價的抬升亦相繼結業,昔日懷舊店舖的經營已逐漸式微,慢慢被一所所的高檔店舖、商場取而代之,最後那些經歷歲月沖刷的古蹟會否被保留?;我們注重物質優良、便利的生活模式,但卻引致到高消費、高浪費的社會問題:有人未能三餐得以温飽,卻有人只因包裝外觀稍遜而棄置食物,數量甚多的剩菜除了反映出我們環保意識不足,亦突顯社會貧富懸殊的情況仍未得以改善;我們有時為了貪圖便利,寧購買樽裝水也不願自攜飲料,在日常生活中亦不自攜購物袋,時常索取膠袋盛載商品,最終製造了數量龐大的塑膠廢料,對環境也造成不可言喻的傷害。

社區領袖學院一方面給予我與其他學員互相磨合、相處的機會,從而增強我的責任感、團體合作及溝通等能力外,另一方面亦帶領我認識社會鮮為人知的一面。我有幸成為社區領袖學院的學員,讓我清楚自己對這個地方仍未有深入的認知,促使我日後要繼續關心社區的動態訊息,幫助社會上的弱勢社群,繼續為社會作出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