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敏玲 ( LingLing )

IMG_20180107_001002_140

五天四夜的旅程實在太短,斯里蘭卡的風土人情總讓我感到意猶未盡。工作營這個名詞給我的第一印象是刻苦的工作,艱難的工作環境。而現實是工作營的意義遠遠不止於此,勞動固然有,但更多是人與人之間的交流。

剛抵步 Galaha 的農地時,村民在門口熱情地歡迎我們,更送上一封信,拆開發現是一些具啟發性的語錄。從這一個小小舉動我已能感受到他們的用心,讓我對接下來的活動更加期待和緊張。晚上,我們立刻舉行會議,商討第二天的教學活動。

第二天一早便要和小朋友們一起互動。當地主張互動教學,鼓勵我們多與他們聊天,讓他們有更多機會使用英語,訓練口語能力。其實香港亦應如此鼓勵學生開口說英語。校長在活動開始前的分享使我印象深刻,讓我發現原來他國的學生與香港學生一樣也受到成績主導的社會風氣影響。如果不走出香港,大概不能宏觀地看待香港的教育問題。校長其實十二歲開始自學英語,在條件較我們貧乏的情況下依然能純熟地使用英語,那我們呢?另外,當地的小朋友十分願意學習,也很有禮貌。在活動完結時他們逐一走過來與我們緊緊相擁,那一刻我感受到人與人之間的連結。那種溫暖和感謝即使不用言語亦能靠肢體語言表達,而一個年紀輕輕的小朋友毫不吝嗇他對陌生人的愛,但成人卻往往羞之於口。雖然名義上,我們是施教者,但實際上我們也只是參與者,在過程上與他們互相學習。

第三天主要是農務工作。當地人民雖然收入不高,但卻十分注重工作與休憩間的平衡,早上和下午皆有茶點時間,這點十分值得我們反思。在香港這個生活節奏急促的社會,眾人營營役役,從未反思生命的本義,考慮金錢以外的追求,以致往往犧牲了家庭、健康、友情等,卻發現一切只是過眼雲煙,忽略生命中真正重要的事。斯里蘭卡人的生活態度,不是用金錢去堆砌,卻依然活得很快樂。

最後兩天主要是舉辦聖誕派對予當地人參與,以及準備歡送晚會。最後更參觀了當地的茶園,留下了珍貴的回憶。斯里蘭卡的天空,在我心中留下了不可抺滅的一道藍;斯里蘭卡的陽光,在我心中折射更多溫暖。